Magpie

雪夜

         他把烟掐了,眯着眼,看着远处,或是看着虚无。
         现在夜里没有一点亮,连日的雪让整个草原都沉寂了,只能听到不时的折枝落雪,一点微弱不可闻的虫鸣,和他自己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  咚咚,咚咚,胸膛的心跳非常清晰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这么睁眼闭眼都一样了”
         换了个躺下的姿势,车顶结的冰浸湿了他的背,颤了一下,不再理会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就呆在这里吧,既然出不去了”
         他又想起了死在上坡上的狗,那狗估计已经被冻硬了,毛是一根一根的冰刺,这下不用喂狗了。